-
您的当前位置:教育新闻 > 热点新闻 >

婚礼当天,新娘被警察带走

来源: 编辑:网络 时间:2021-07-11
导读: 新娘李娜(化名)在新婚洞房被警察带走了。这是她结的第4次婚。 2020年夏天,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,90后尹成和家人完成了下聘、结婚、办酒席等流程。新娘是甘肃永登县的李娜,两人经介绍人辗转认识。婚后的三个月,他们只相处过5天。李娜总说,她要回老家照顾

新娘李娜(化名)在新婚洞房被警察带走了。这是她结的第4次婚。

 

2020年夏天,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,90后尹成和家人完成了下聘、结婚、办酒席等流程。新娘是甘肃永登县的李娜,两人经介绍人辗转认识。婚后的三个月,他们只相处过5天。李娜总说,她要回老家照顾生病的父母。

 

直到尹成在手机上刷到一个长得像李娜的女人,正在跟另一个男人办婚礼。尹成反复看,女人的身材、样貌,连手腕上的文身都和李娜相同。他不敢确定,叫来全家人一起对着手机屏幕琢磨,最后决定报警。

 

在视频的另一头,同县的80后农民王林——李娜的另一个结婚对象,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。他35岁,身边好几个光棍朋友,跟他们喝酒是生活中最大的乐趣。有一次,李娜的姨娘曾问他,“你们这儿离佘太近不近?”后来他才知道,佘太是尹成家所在地。

 

今年5月,在内蒙古中部的乌拉特前旗,警方破获了这起骗婚案。乌拉特前旗警方透露,李娜的真名叫李某花,而她相亲时介绍给对方的“家人”也都是扮演的,没有任何亲属关系。由这起案件牵出的团伙共导致19名男性受害,总涉案金额有200多万元。主办民警介绍,检方或以诈骗罪起诉几名嫌疑人。

6月1日上午,尹成在家门口的工地整理电焊设备。新京报记者 曾金秋 摄 


仓促的相亲


事后回想起来,尹成才发觉相亲过程中处处都是漏洞。

 

去年8月28日,他和父亲尹清通过当地的介绍人聂某,辗转到了甘肃武威市,见到另一个介绍人陈某。陈某打开手机,让他看了“李娜”的照片。

 

乌拉特前旗警方介绍,在此之前,尹成父子不熟悉任何一个介绍人,全都是通过邻居辗转认识。介绍人陈某与李娜的“亲属”串通在一起,涉嫌团伙诈骗。

 

尹成是个焊工。快手上,他给自己取名“边城浪子”,但现实生活中,他脸上总是有油渍和灰尘,一双解放鞋快被脚趾顶破。认识李娜之前,尹成没谈过恋爱。村里的女孩多是他的同学。过年同学聚会,尹成性子直,说话时老惹到她们,最终他得出结论,女孩都不喜欢自己。

 

尹成的母亲说,这里的农村女孩不愁嫁。找不到老婆的男孩则习惯从甘肃找人结婚。尹成二十七八岁的时候,父母总来催婚。有一天,父亲告诉他,又有认识的人结婚了。尹成感到心烦,几乎不还嘴的他回了句,“我不想找”。父亲怒火被触发,和他吵起来。

 

久了,尹成也想成个家。父亲做主,给他安排相亲。

 

在武威的那天晚上,介绍人带着他到了李娜的姨娘家。他们通过姨娘的手机,和李娜视频连线,尹成只是简单问候了几句。

 

警方介绍,在挂断视频后,双方就开始商谈彩礼钱。开始,姨娘要了12万元彩礼。尹家虽说在村里条件不差,但一下也拿不出这么多钱。尹清想了想,提出先给8万元,不包括三金和服装。姨娘答应了。但她提出,彩礼要在永登县给齐,另外,结婚用的衣服和三金,最好就在永登买。

 

回到宾馆,父亲尹清立即向老家亲戚朋友们凑钱,准备彩礼。

 

但尹成感到不适。他告诉父亲,对方要价太高了。他自觉让家人受累,不想在彩礼上太被动。尹清被儿子说服了,决定先给6万元。

 

8月30日是两位年轻人第一次见面的日子。李娜看起来微胖。她坦诚地告诉尹成,以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。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她从小跟着姨娘过,成年后就在家跟父母干农活。尹成觉得,这个女孩说话落落大方,挺像被父母逼出来结婚的。

 

吃饭途中,姨娘提出要一笔1000元钱的见面礼。这让尹成又感到不舒服。但尹清没多说什么,事后把这笔钱给了李娜。

 

饭后,尹成陪着李娜和姨娘去买衣服。她们花钱的阵仗,让尹成吃惊。

 

警方介绍,在永登县的一家服装专卖店,尹成站在门口等着李娜和姨娘。两人试来试去,也没有问过他的意见,只是在结账时把他叫来,付了1.2万元。“我一年就五六万收入,她买衣服只去专卖店。”尹成觉得荒诞。

 

在首饰店,一进门,店长就过来打招呼,还给每人倒了杯水。尹成听不懂永登方言,但他感觉双方很熟悉。李娜和姨娘选了一个小时,依然没有问过他的意见。最后,李娜挑了一个金手链、一个金手镯和一个金项链,共计2.9万元。

 

尹成委婉地提醒她,花的钱好像有点多,李娜回他,“一辈子就结一次婚。”

 

第二天,尹成又给李娜、姨娘6万元。双方约定,等婚礼结束,再给另外的2万元。尹清看彩礼已交,就提出让李娜和儿子领取结婚证,李娜配合着去了婚姻登记大厅。但因为尹成拿的是户口本复印件,民政局未予受理。


尹清觉得,儿子的婚事应该妥了,便开始择选日子。

尹成家附近的乌梁素海,他曾希望在这里和新娘拍一组照片。新京报记者 曾金秋 摄 


总爱回娘家的妻子

尹成家人多次提出要见一见李娜的父母,但姨娘告诉他们,由于村里正在发高架桥的用地补偿款,如果知道李娜出嫁,就会少发一份,这时候去不太合适。询问三四次后,尹家人只能放弃。


按照李娜家人的规划,路途遥远,父母就不出席婚礼了,由姨娘作为代表。尹成觉得有点奇怪,但也没想多。

 

大额消费没有停止。婚前两天,李娜说自己的手机坏了。尹成又给李娜转了6000元钱。根据警方统计,尹成家总共被骗了14.8万元,包括彩礼、见面红包、五金、烟酒、介绍费、手机、衣服和姨娘李某的路费。

 

结婚前一晚,同学过来庆祝他结婚。席间,有人开玩笑,“可别被外地人骗了。”尹成被这句话扰得睡不着,他想,“要是骗我,不可能答应结婚啊,那就结了婚再看她过不过吧,领证也得快点。”


尹成结婚现场视频截图。受访者提供

 

领证成了尹成心里的一根刺,他总想尽快完成此事。李娜却告诉他,她的户口本被姨娘的孩子玩耍时撕了户主页。尹成不相信,但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催李娜快点补好户口。

 

李娜和从前的女同学很不一样。尹成觉得,她落落大方,心里却藏了很多秘密。

 

乌拉特前旗警方介绍,婚后第3天,李娜说父亲要做手术,得回老家照顾。尹成想陪着一起回去,结果被婉拒了。

 

一周后,李娜回来过一次,没有带行李。3天后,她又离开了。这次的理由是,母亲身体不好,要去医院复查,还要回家浇地。

 

实在没办法,尹成只好联系介绍人陈某。陈某告诉他,如果7天后李娜还不回来,他就和姨娘一起把她送回来。

 

尹成回忆,在他们相处的短短几天时间里,李娜总喜欢看手机。他把头歪过去看,她马上关掉屏幕。有时候李娜在二楼的小客厅抱着手机,尹成在家门口的电焊机旁,给她发微信,她也不搭理。

 

过年前不久,李娜说自己的父亲病了,在住院,还得回去。尹成说,“无论如何,过年你必须回来跟我一起拜年。”但过年期间,李娜还是没回来。

 

每天,他们会打一个电话。李娜总聊自己父母和家里的农活,尹成终于忍不住了,问她,“结婚之前你咋不说,不是父母病了,就是地里忙。”电话那头,李娜沉默了。

 

直到尹成在快手上刷到了李娜结婚的小视频。新郎是35岁的王林,也是前旗人。

尹成家还留着新婚时准备的蜡烛和水杯。新京报记者 曾金秋 摄 

 

“新婚”当晚被警方带走


王林已步入中年,他发现找对象越来越难。他曾南下打过工,谈过一段短暂的恋爱。那次恋爱无疾而终,让他后悔。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成家。警方介绍,王林也是辗转几个介绍人帮忙相亲。

 

3月2日,在双城,王林约了相亲对象见面,却没有等到。介绍人董某说要给他介绍另一个女孩,便开着面包车带他去了武威。

 

在武威,王林见到了李娜。他开门见山,问她是不是结过婚,李娜说,结过又离了,孩子随父亲。

 

离过婚这事让王林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想到父母上了年纪,找对象也越来越难,总不能一辈子和“红皮黑鬼”喝酒。他告诉父亲,不用挑了,就她。

 

他自称对李娜没有任何要求,既不指望她赚钱,也不指望马上有感情,只希望能过日子,他来养家,她带孩子。

 

见面当天,李娜姨娘告诉他们,正月就能结婚。对李娜的需求,王林尽量满足。他们同样去了武威的专卖店买衣服。李娜催他把姨娘的6000元介绍费打过去,他也听从了。

 

事情办妥后,王林就和父亲回家了。李娜把结婚日期定在正月二十八日。王林并没有觉得太快。他说,身边的男青年结婚速度普遍很快,超不过一个月。

 

婚礼那几天,李娜不让王林发朋友圈,也不愿拍照。理由是不喜欢拍。但来参加婚礼的宾客,还是把婚礼视频传到了快手上。

 

3月11日,新婚之夜,尹成的父母和警察一同赶到王林家。王林说,他当时正要熄灯睡觉,脑子一片空白。警察告诉他,“你已经是被骗的第四家了。”

 

李娜被警察带走了。事后乌拉特前旗警方统计,王林先后付给姨娘李某、李娜等人彩礼费、介绍费、买衣服费共计13.8万元。

今年5月,警方正在审讯一名嫌疑人。受访者供图


“逃跑”的新娘牵出19起诈骗案

这起诈骗案的侦破,乌拉特前旗警方共耗费了近4个月。

 

从接警至今,乌拉特前旗警方以李某花等人为线索,查到了一个骗婚团伙,共涉及19起在巴彦淖尔、包头、甘肃武威的婚姻诈骗案,案值200多万元。除李某花以外,还有几名女性以相亲结婚的名义实施诈骗,也有人充当中间人进行婚姻介绍。

 

警方表示,前期的一些受害人发现被骗之后没有报警,也有人追回了少部分款项。

 

“我们这儿的农民,消息还是太闭塞了。”一位办案民警介绍。

 

嫌疑人也以为这类案件没有“证据”。据悉,李某花被抓获后,坚称自己和王林是正常结婚,根本没有骗婚的行为,因为她和尹成已经没有感情了。

 

根据李某花的供述,民警在五原县的一家宾馆找到姨娘李某英,并将涉案的胡某、把某、达某抓获。

 

经询问,李某花承认自己和李某英都是甘肃人,但没有亲属关系,为了得到男方彩礼,组织了另外几个嫌疑人扮演新娘的各种“亲戚”。李某英负责扮演姨娘,把某扮演母亲,达某扮演姐姐,胡某扮演介绍人。

 

李某花还参与了其他几起诈骗案。警方介绍,2019年8月初,乌拉特前旗大龄青年石军通过介绍人耿某、胡某、姨娘李某英认识了甘肃女青年“李娜”,李某英、胡某提出要5万元彩礼钱,2万元介绍费。

 

石军的家人东拼西凑给完彩礼钱后,“李娜”以各种理由推托不领结婚证,并设法离开石家,石军几次打电话让其回家,她非但没回,还以各种理由向石军家索要了2万余元,之后便杳无音信。

 

2020年6月,李某花又成了乌拉特中旗德岭山镇某村高富的新娘,高富支付了姨娘李某英等人6.8万元后,新娘又一次消失了。

 

被骗后,尹成的父母气得好几天不说话,母亲总是偷偷抹眼泪,有时尹成会听到父亲半夜起来在客厅里的叹气声。父亲原本喜欢串门,出事后也没出去过几次。

 

尹成烦恼了一阵,试图多挣钱转移注意力。他说,无论如何也不敢轻易结婚了。

 

6月30日,乌拉特前旗警方前往甘肃,将“姨娘”李某英带回拘留,一同被带回的还有其他3名犯罪嫌疑人,此外,一名嫌疑人正在网上追逃。主办民警表示,李某花已经被检方批准逮捕,检方或以诈骗罪起诉9名嫌疑人。


文 | 新京报记者 曾金秋

编辑 | 陈晓舒 校对丨刘军




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
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
责任编辑:网络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上一篇:“滴滴企业版”等25款App被下架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mo\comments.htm”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,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,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,删除comments.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Copyright © Www.AdminBuy.Cn 教育新闻网 版权所有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**** 技术支持教育团队
Top